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庶子夺唐 > 第十四章 临危受命
听书 - 庶子夺唐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十四章 临危受命

庶子夺唐 | 作者:江谨言| 2020-07-10 20:0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    曳莽虽不得夷男宠爱,在汗庭的位份也比不得另外几位可汗之子,但曳莽在汗庭这么些年,多少也混了脸熟,郁督军山汗庭上下的士卒不识得他的倒还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曳莽率军在谷中伏击了拔灼,最后还取了拔灼的性命,许多薛延陀士卒都看在眼中,有的薛延陀士卒侥幸逃得性命的,便逃回传信去了。

    郁督军山,汗庭大帐,奉命自西线调回的突利失正在汗帐中与夷男对坐,商讨却敌之事。

    “我儿此次往浚稽山防备唐军,有何打算?”汗帐中,夷男看着突利失,面容凝重,对突利失问道。

    突利失回道:“唐军势大,非我军可比,我到了浚稽山后当依河险、山势固守,借地形与李恪周旋,免于正面厮杀,存我薛延陀主力。”

    夷男闻言,连连点头,脸上的愁容终于稍稍缓解了些许,拔灼行事莽撞,而突利失相较之下便稳重了许多,夷男也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夷男道:“我儿所言极是,待我儿率军去了浚稽山后,我薛延陀大半的人马就都聚在了浚稽山,浚稽山若失,我薛延陀便亡了一半,浚稽山可千万不容有失。”

    薛延陀上下,计兵十闳タ;剑彩乱阅阄兀巫颇昵幔潮髡讲患澳悖阕约耗枚ǖ闹饕獠槐毓思八!br />
    突利失眉头微皱,有些为难道:“拔灼毕竟是叶护,官位在我之上,我只怕到了浚稽山,拔灼未必能全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夷男闻言,当即从身后的桌案上取来一柄绘着苍狼头画的狼旗,交到了突利失的手中,对突利失道:“这是我的狼旗,你拿着狼旗去浚稽山,到了那边,你的话便是我的话,谁敢不从?”

    在汗庭之外,狼旗代表着整个薛延陀最高的权利,与大唐天子赐节类同,夷男赐给了突利失狼旗,突利失到了浚稽山便如夷男亲至,突利失的命令就算是叶护拔灼也不得不从。

    “谢父汗。”突利失见状,脸上露出了一丝一闪而过的笑意,自夷男的手中接过了狼旗,有了这面狼旗,突利失的底气又足了三分。

    突利失此去干系重大,夷男还在同突利失交代着驻守浚稽山之事,但是就在此事,帐外的护卫却推开帐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可汗,帕夏求见。”护卫入内,对夷男禀告道。

    夷男闻言,对突利失道:“帕夏是我族中宿老,此来多半是有事情交代于你,你仔细听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夷男说完,便命护卫领了梯真达官进帐。

    起初,夷男听闻梯真达官求见,倒也未太当回事,毕竟突利失出征在即,此战又干系薛延陀国运,梯真达官身为帕夏,又是长者,专程来此商讨些事情,交代几句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护卫便领着梯真达官进了大帐,可就在梯真达官刚进帐的一瞬间,夷男顿时觉出了不对。

    梯真达官面色潮红,气喘吁吁,显然已是极为疲累,梯真达官虽然年迈,但身子骨却一向康健,他如此模样自然不是因为染病,而是因为他是一路急奔而来,而究竟又有何事能叫梯真达官如此急迫,夷男不禁有了一种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可汗,不好了。”梯真达官一进帐,便对夷男道。

    梯真达官的话也正印证了夷男的猜测,夷男的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梯真达官道:“东面败军带回的消息,拔灼大军在浚稽山入山谷口遇唐军突袭,除后部百余散军外,主力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夷男毫无心理准备,猛然听到梯真达官的话,瞳孔猛地放大,不自觉地高声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夷男又问道:“拔灼呢,拔灼何在?”

    梯真达官叹了口气回道:“叶护遇袭,已经阵亡了。”

    “拔灼死了?怎会如此!”拔灼在薛延陀虽然威望不重,不及突利失,但却是嫡子,极得夷男宠爱,否则也不会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叶护之职给他,夷男听得拔灼阵亡的消息,心中一切绞痛。

    夷男猛然起身,问道:“曳莽何在,为何唐军能过浚稽山,伏杀了拔灼?”

    梯真达官回道:“浚稽山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,但...”

    梯真达官说着,又生怕夷男受不得这等打击,故意顿了顿,才又接着道:“但据败军带回的消息,拔灼大军便是曳莽率唐军伏击,拔灼也是曳莽亲手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曳莽率唐军杀了拔灼?”夷男听了梯真达官的话,脑中一阵晕眩,站立不稳,当场便一头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父汗小心!”一旁的突利失见夷男栽倒,连忙上前扶住了夷男,急声唤道。

    突利失对夷男道:“唐军北侵,父汗乃一国之主,还需注意身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夷男险些栽倒在地,也不是全因曳莽伏杀拔灼之事,还有另外一个缘故,那就是浚稽山。

    唐军既然已经过了达布河,过了浚稽山,而浚稽山那边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半点消息传来,这意味着什么夷男岂会不知,恐怕就在拔灼启程南下的时候,浚稽山就已经落在了李恪的手中。

    唐军北伐尚不足一月,薛延陀大军已十去其三,就连浚稽山都丢了,不日唐军便当大举北上了。

    夷男躺坐在胡凳上,一边咳嗽着,喘着粗气,一边对梯真达官问道:“唐军大部恐怕不日便将大举北上,浚稽山已失去,帕夏以为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梯真达官回道:“唯今之计,只有命突利失率大军前往卢山阻敌,力求将李恪挡在郁督军山外了。”

    夷男闻言,稍稍平了平气,拉着突利失的手臂,对突利失道:“我封你薛延陀新叶护,持可汗狼旗前往卢山阻敌,你若能击退唐军,将唐军挡在郁督军山外,你就是我薛延陀未来的可汗。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