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群史争霸 > 第七十章 射杀田莺(3/3)
听书 - 群史争霸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七十章 射杀田莺(3/3)

群史争霸 | 作者:酒池醉| 2020-07-10 20:4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    “称病?小牧真是这么说的?”坐在椅子上的方腊胡须皆白,一对浓眉向下微垂,锋利的双眸低沉,就像一头趴在石头上的狼。

    方天定说道:“父亲我也认为小牧言之有理,朝廷的贪心是填补不完的,解决完梁山还有王庆,把王庆解决完说不定就是田虎了,若是田虎也没了,那只剩下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方腊点点头,忽然问道:“小牧身边最近可有可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方天定想了想后肯定道。

    方牧身边的人基本都是他招来的高手,也都安插到军中了,他每日住在杭州府的宅邸里,倒也很少接触生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听乖孙的吧。”方腊躺回老爷椅,挥了挥手,“老王。”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王寅走过来,“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和李公公说,就说我病了见不了他,再给他送一份厚礼过去。”方腊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老爷。”

    王寅退下去安排礼物。

    方天定说道:“父亲,刺杀田莺的神射手只有庞万春了,可他会同意吗。而且刺杀田莺这件事风险很大,若是暴露得罪的不止田虎还有朝廷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方天定和庞万春其实不太熟悉的。

    庞万春是被父亲招揽的,也一直在父亲麾下做事,他只知道庞万春性情古怪,为人孤傲,除了父亲以外方家几乎没人能使唤他。

    “庞万春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方腊说道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七贤城一间奢华的府邸内,一袭华袍的李彦坐在亭内赏花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后放下手中茶盏,皮笑肉不笑的与王寅作了个揖,“原来是王管事,我还以为会是方大人来呢,说得也是,奴才怎么配让方大人亲自接见。”

    “李公公误会了。”王寅走过来让庄客放下抬着的箱子。

    一共十个红漆大铜柳丁沉木箱摆放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。”王寅对左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府邸内所有下人和侍女全部退下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王管事现在就说吧,也没有多余的耳朵了。”李彦似笑非笑的对王寅说道。

    把下人挥退肯定是有事找他,这种事他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早年从军染上了一身毛病,最近身体状况日加愈下,这一次去讨伐梁山之事不是我们不愿,而是老爷身体有恙实在无法前去。”王寅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事儿啊。”李彦脸上笑容消失,“王管事你们对陛下说去啊,和我说有什么用,咱家只是一个跑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官家最信任的人就是李公公,若是李公公都帮不了我们,这天下也就没人能帮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王寅不经意的揭开箱盖。

    亮澄澄的雪花银挤满了箱子,李彦呼吸一停,惊疑不定的看向王寅。

    “王管事这是何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李公公的辛苦费,难得李公公跑这么远,都是一点茶水钱。”

    李彦突然走过去盖好箱子,转过头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“王管事也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大人确实是病了,这件事我一定会转告给官家的,当然官家是否相信那我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公公说的话官家肯定是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李彦看王寅都顺眼了许多。

    又寒暄一番后李彦就带着箱子离开七贤城了。

    回到方府王寅向方腊禀报此事。

    “三万两白银,希望那李彦能办点事。”方腊眼神深邃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家来说三万两白银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。

    “李彦是早些年一直跟在赵桓身边的跟班,虽然和梁师成还是暂时比不了,但他的胃口也比梁师成要小很多。”方腊说道。“毕竟是新得势不久,不像梁师成是个老油条了。”

    方腊自语一会儿后失笑,摇了摇头,“要是早些年我的性子就直接反了,哪有这么规矩,还行贿。”嗤笑一声,“直接一刀给他砍咯。”

    王寅在一旁说道:“其实小少爷的主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腊只是笑了笑,眼神深邃的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庞万春收到方腊的信后就乔庄打扮后悄悄出发了。

    同时方牧也派人伪装成庞万春的样子每日照常出入军营里。

    所幸庞万春的性格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喜静不好动,也不喜欢去风月场所流连,平日里除了回府居住就是扎在军营里埋头苦练箭术。

    庞万春一路平安无事来到开封府。

    在皇宫城外找到个地方住下。

    他租了个院子,这里正好是出城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庞万春每日深居简出,无人时就独自一人摩拭弓身保养弓弦。

    眨眼间过去半月有余。

    宫中。

    田莺不满道:“我要去一趟大相国寺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老爷让您这两年少出宫,您已经出两次了。”陪嫁而来的丫鬟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开封府!皇宫脚下,谁能在这里闹事。”田莺恼怒道,“你记住你只是一个丫鬟,我才是你主人,再这样你就给我回去,我让我爹换一个听话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陪嫁丫鬟心底叫苦,却是不敢再说了。

    田莺冷哼一声,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实际上她的不满不是来自丫鬟劝阻她,而是自从她进宫以后皇帝就只来见过她两次。

    其中一次还是她初进宫时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余生就居住于深宫之中再难出去,田莺就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在她小时候她记得家里只是猎户,那时候她才三四岁吧,每日无忧无虑的在村落里玩耍。

    后来年龄大了些和父亲见面就少了,她小时候总是听娘说父亲又去结交什么富少、权贵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不懂什么叫富少,什么叫权贵,有时候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见得到父亲一面,那时候她心底还在暗暗发誓以后自己也要成为富少,这样父亲就能多留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后来长大了一些她就和娘亲搬到了府城里住,父亲也不再当猎户了。

    到了府城后虽然没有村落里自由,但好歹也和附近宅邸里的小姐们混了个眼熟,但她们都不大愿意和自己玩耍,田莺知道她们暗地里嘲讽自己是猎户出身,是山里来的。

    后来父亲再做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,在三年前娘亲病逝后与父亲更是几乎难得见一面。

    直到起义爆发后她才知道父亲一直谋划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她得知父亲和朝廷停战了,作为筹码就是将她嫁入皇宫。

    在她出嫁的那一天他看见父亲眼框似乎红了。

    是为自己离开感到伤心吗?

    应该不是吧,母亲去世的那晚他都没有回来,像他那种功利性强的人怎么会因为自己而哭呢,或许只有弟弟田定出了事他才会难过吧。

    入宫成为贵妃或许是很多女人的梦想。

    但田莺并不喜欢。

    若是愿意她宁可成父亲还是山村里的那个猎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田莺自嘲的笑了笑,如果自己真的还生活在山沟里的话可能做梦都想嫁入皇宫吧。

    “娘娘,轿子和护卫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侍女过来禀报道。

    田莺收回思绪,面无表情的起身,恢复成了那个高冷的娘娘。

    坐在轿子上,田莺听着轿子外热闹的喧哗声,心底有些羡慕他们的自由。

    掀开帘子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一朵血花溅起,正中眉心。

    伴随着丫鬟的一声尖叫,一块巨石重重的砸碎了开封府这平静的深潭。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