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 > 第四十章 阴魂不散
听书 - 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四十章 阴魂不散

第一次当海盗很紧张 | 作者:浊酒当歌| 2020-07-10 20:2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    “聂兄,我觉得你这两天……是不是睡眠不足啊?”郑一官盯着聂尘的熊猫眼,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二人坐在靖海商行的柜台边,聂尘面前摊着一堆账册,捏着毛笔,无精打采的样子好像随时都可以睡去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。”聂尘努力奋笔疾书,寄情于繁琐的账册之间:“不用管我,我没事,城里的消息探听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布置妥了……你真没事?”郑一官发现他把毛笔滑来滑去字写得一塌糊涂:“要不去休息会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有这个。”聂尘灌了一口桌上的浓茶,催问道:”囟ɑ嵩诹⑶锴暗剑挥屑柑旌玫⒏榈牧恕!蹦舫镜溃嗳嘌劬ι炝烁隼裂骸澳歉稣篷幽兀肯衷谠诟缮叮俊br />
    “消失了。”郑一官道:“家里没人,旁人也没见着,不知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有默契的没有提起用疯妇从牢里换出来的妇人,这事是翁掌柜操办的,郑一官负责把人换出来,怎么处理,就没有理会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郑一官说道:“听说后宅里面,黄少爷已经下地行走了,别的无碍,不过下体的留了隐疾,这两天有掌柜在和北边来的客人联络,要进一批关外的野山参和鹿茸,大概要进补调理。”

    聂尘面皮抽了抽,郑一官也停住顿了顿,两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.…..”

    敞开的大门处,凉风习习,暖阳普照,又是一个好天气,但两人却没来由的,感到阵阵寒风刺骨,阴云笼罩在了心头。

    同样的天空下,刚刚从大炮台澳门总督官邸走出来的陈子轩同样面目不谐,只不过他的阴云,清楚的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陈道同陪在他身侧,作愤慨状,口中念叨着:“岂有此理,红毛鬼简直鬼迷心窍,连少爷的面子都不给,只不过让他们把我们的份额提高一半,就如此推脱,竟要见南京户部的堪合,若有户部堪合,我们还找他作甚?”

    陈子轩拧着眉,快步来到马车跟前,一只脚踏上踏板,定住了道:“红毛鬼一贯如此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蕃人重利,只要送上大笔财物,多少都会通融通融,类似今日这般一毛不拔的,极为少见。”

    陈子轩冷声道:“我拿了广州府的信函给他看,他连瞄都不瞄,眉眼之间似乎对广盛商行很不待见,特别是对你,好像很不对付,是不是上次你找倭人作乱,被人家识破后伤了情分?”

    陈道同面色尴尬,忙道:“这个……大概…….也许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陈子轩跳上马车,陈道同紧紧跟上,两人对坐在车里,车夫一扬马鞭,嘚嘚嘚的行驶在下山的黄土道上。

    陈道同察言观色,斟酌着道:“那……少爷,我们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陈家做事,有情分要做,没情分也要做,生意嘛,最终是靠实力的。”陈子轩眼放窗外,远眺海上波涛:“这类阿堵物的买卖,本不该我来计较,你这般无能,今后如何在这边主持局面?你来问我怎么办,我如何答你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。”陈道同背上汗都下来了,忙道:“我想想办法,一定会找到原因,一定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他猛然想起来什么,一拍大腿: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陈子轩白眼看他,陈道同道:“我听说前几天佩德罗先生要组织澳门团练,托大通商行的李直召集六家商行出钱招人,委托靖海商行姓聂的小子作为副手通事参与其中,定然是他在其中作祟,在澳门总督身边进谗言掐媚,一定是这样!”

    陈子轩面色转黑,瞪眼道:“你是说……靖海商行的那个聂尘?!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,少爷你设计害他都没成功的小兔崽子!”陈道同话说出口才惊觉不妥,自扇了一个耳光:“呸,是他太狡猾,不是少爷计策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.…..”陈子轩面孔狰狞起来,但仍然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,缓缓的说道:“这么说,这人很得红毛鬼的信任了?”

    “何止信任,简直就是亲信。”陈道同忙道:“大炮台里的内线说,佩德罗总督对他很喜欢,很想拉他过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就说得通了。”陈子轩沉吟起来:“这事八成是靖海商行在其中搞鬼,关键还在这姓聂的小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咄!”他冷笑道:“阴魂不散,本不想再去理会这类渣滓,没想到还要出来搅局,既如此,就休得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    “找人把他做掉?”陈道同做了个手往下挥的动作:“倭人来干,他们很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蠢货!”陈子轩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车厢侧板:“此人上次被我们在香山县暗算不成,难道还会离开澳门吗?你以为他和你一样蠢?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少爷教训得是!”陈道同自扇耳光。

    “要算计他,还得从靖海商行处着手,他们那边,可有软肋把柄?”

    陈道同脸色红红,仿佛扑了胭脂,想了想喜道:“黄程老狐狸,做事滴水不漏,又有些手腕关系,直接弄他不好办,不过我们可以效仿上次少爷你的计策,从他们的人来着手,别看上次少爷的计策没有奈何姓聂的,换个人却不一定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瞥见陈子轩表情变化,赶紧的又自扇耳光:“呸,不是少爷计策不行,是那小兔崽子太狡猾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说重点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少爷,我有消息,说黄家的……”陈道同凑近过去,贴在陈子轩的耳边,嘀嘀咕咕的耳语起来。

    陈子轩的脸渐渐展开,拧在一起的眉毛也舒缓开来,最后咧嘴一笑,道:“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假,那小子胸无点墨毫无经验,却又想强出头赚些金银,做点成绩给他爹看。”陈道同道:“人蛇生意一直是我们的老本行,无本万利,他插足进来,一点端倪我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纨绔二世祖啊,倒是个好棋子。”陈子轩伸手从袖子里摸出一把新折扇,在手心里敲来敲去:“拿捏了他,何愁黄程不被我们搓圆捏扁?呵呵,就这么办!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