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大道纪 > 第五十九章 他们都死了
听书 - 大道纪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五十九章 他们都死了

大道纪 | 作者:裴屠狗| 2020-07-10 20:35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    象形拳,意义繁多,其一指模仿动物的捕食,猎杀动作而成,所谓“象形而取意”,猴拳,虎拳,螳螂拳,蛇拳等等都属此类。

    其二则是模仿醉汉形态,醒睡意不睡,于摇晃之中技击的功夫,诸如如醉拳、醉剑、醉棍之类。

    但薛铮所说的象形拳,则是其一生武术精华,融民间,军中诸多拳法而成的一门至阳至刚的拳法。

    其取意陆地上巨力第一的大象,便是认为自己这门拳法,是刚猛第一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今武术界,也公认象形拳是刚猛第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景小楼答了一声,站起身来,不急不缓的走到湖心亭边缘,远远开声道:

    “一人演拳,多有不便,不如你我交手一二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安奇生眸光一转,拳锋随之转向,一步跨出十米,抬臂出拳,直如枪扎而去:

    “正要见识景兄高招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见得安奇生拳出如枪,景小楼眸光一亮,身形不同,一臂抬起,就势甩出!

    一步踏出,景小楼的气势为之勃发,双臂一甩,从上落下,如鞭如锤般,砸向安奇生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安奇生心神一晃,似乎看到一头老象扬天长嘶,踏步甩鼻!

    陆地上,象力第一。

    景小楼这一动手劲力勃发,真好似老象奔腾,甩鼻踏击,拳锋未到,掀起的气流已经吹动了安奇生的头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安奇生拳路变换,手臂扬起,如竖起大枪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双拳碰撞,发出沉闷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似被十级狂风吹过,安奇生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在狂抖。

    这一拳之下,真好似被大象甩了一鼻子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安奇生筋骨震动,脚下‘咔嚓’一声踩裂了小桥桥面,劲力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一般的裂缝在他脚下好似扩散的同心圆一般寸寸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一下跺脚,劲力滚滚而起。

    被景小楼压在下方的拳头突然一震,如大枪抖动时枪尖剧烈跳动般,一下震起景小楼的手臂。

    随即,一拳前探,贯胸而去!

    赫然是安奇生将学自王弘临那一枪转换为拳法,这一下爆发出去!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景小楼手臂弹起,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手臂‘呼’的从上而下,落在胸口,一下张开,挡住了安奇生这一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景小楼肩膀一抖,连退三步,嘴角微干腥甜。

    咔嚓~

    一次碰撞,安奇生脚下木桥一下断裂,再也不能承受他的震脚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一下跌落湖中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湖心亭里,老人看了一眼景小楼,微微摇头:

    “便是这凉亭塌了,还会怪你不成?”

    安奇生最后爆发那一拳他也有些惊艳,不过景小楼四重劲力都已掌握,早已如化,脚下一震,就能卸力入地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不曾卸力,生生受下了。

    “凉亭是老师久坐之地,弟子岂敢损耗半分?”

    景小楼只是笑笑,肩膀一抖,掠到木桥之上,伸手向下:“安兄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安奇生伸手握住他的手掌,越上木桥来。

    “景兄功夫出神入化,我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安奇生一抹脸上的湖水,身上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安兄尚未入化,能做到这个地步,比我当时要强了。”

    景小楼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八极拳,你已得了各种三味,最后那一拳,老夫都有些惊讶了。”

    湖心亭中,老人微微摇头:

    “就是这桥裂的不巧,让你湿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安奇生正想说什么,突然感觉阵阵暖流吹来,随即就感觉到有些炙热了。

    老人的话音刚落,就好似突然来到了冬日供暖的锅炉房,滚滚热流吹的他双眼有些发酸,毛发都有些焦黄。

    安奇生心头一震,知晓那热气是从那位老人身体之中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应中,此刻的薛铮,就好似熊熊燃烧的大锅炉,烈焰腾腾而起,好似能将湖水煮沸一般!

    就好似武当山金殿之前,那一身热力蒸发漫天雨水的绝尘道人一般。

    见神武者的体温竟然能达到这种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摆手。

    安奇生回过神来,自己的衣服,头发早已烘干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安兄。”

    退出很远的景小楼走了过来,拍了拍安奇生的肩膀,走向湖心亭。

    安奇生感觉新奇,他却早已司空见惯了。

    “人力达到这种程度,已经近乎超凡了。”

    湖心亭里,安奇生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“超凡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老人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曾几何时,我也这么认为,后来知道的多了,就知道,超凡是一条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安奇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古往今来,是真正有人超越凡俗,踏上另一条不可预知之路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想起了什么,老人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老子,释迦,鬼谷,彭祖,陈抟.......可惜,他们都死了。”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